逆水寒情画小说秦王
當前位置:區塊鏈 > 正文

區塊鏈游戲還能迎來重生嗎?

2019-06-04 10:43:55  來源: 創事記

一只“寵物貓”賣出80萬,山寨團隊月入數百萬……2017年年末起,區塊鏈游戲一度火爆。

許多區塊鏈從業者曾對區塊鏈游戲寄予厚望,認為它是普及區塊鏈技術的最佳手段之一。

然而,受限于技術、資本、用戶偏好等原因,第一批區塊鏈游戲,大多淪為擊鼓傳花騙局與資金盤載體。

一年后,越來越多的從業者試圖改變這一現狀,但他們仍面臨眾多問題與挑戰。

如今的區塊鏈游戲發展如何?未來它又將走向何方?

01火爆開場

2017年末,一只“小貓”,讓以太坊網絡一度陷入崩潰。

“小貓”名叫“CryptoKitties”。憑借著獨創的繁殖、交易模式,CryptoKitties平臺出現了一只小貓80萬元的天價成交記錄,全平臺單日成交額最高突破4600ETH。

CryptoKitties的火爆,讓許多區塊鏈從業者第一次開始關注“區塊鏈游戲”。

許多團隊殺入這片戰場。有人僅用一周時間,便開發出了一款山寨CryptoKitties,實現了每月數百萬元的純利潤。

然而,在大多數游戲玩家眼中,CryptoKitties只是一場“擊鼓傳花”的龐氏騙局。

此后火爆的Fomo3D,更是不折不扣的資金盤游戲。即便是Fomo3D的創造者,也對此并不諱言。

每一位參與Fomo3D的玩家,都需要購買“門票”。買的人越多,門票價格也越高。除了最后一位入場的“大獎玩家”,其他玩家入場越早,收益越高。

“CryptoKitties、Fomo3D普及了‘區塊鏈游戲’的概念,但它們幾乎沒有任何可玩性。”區塊鏈游戲玩家小王說,“相比游戲,它們更像是一種特殊的投資品。”

也是在這時,區塊鏈游戲遇到了技術瓶頸。

“去年上半年,區塊鏈游戲,以及整個DApp生態,開發者能選擇的公鏈平臺只有以太坊一家。”區塊鏈游戲引擎Cocos-BCX發起人陳昊芝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而以太坊當時的TPS,只有10-30。

“以前我們開發一款游戲,只能將核心資產數據上鏈,上鏈時間從一分鐘到數小時不等。”某區塊鏈游戲團隊創始人楊志銘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但技術很快迭代。陳昊芝發現,到去年下半年,開發者已經有6到8條公鏈可供選擇,整個DApp的市場規模也由40億提升到了300億。目前,已經有多條公鏈可以實現數千級別的TPS。區塊鏈游戲開發者有了更多施展拳腳的機會。

“現在,我們可以將每一場戰斗記錄都上鏈,且數秒后就可獲得反饋。”楊志銘說。

在資本層面,區塊鏈游戲也開始受到青睞。今年3月,Ripple宣布將拿出1億美元的XRP,投資區塊鏈游戲領域的創業團隊。而各類行業巨頭舉辦的區塊鏈游戲開發者大賽,也層出不窮。

這直接催生了區塊鏈游戲數量的不斷增加。DApp排行評測平臺DAppReview向一本區塊鏈提供的數據顯示,自今年1月起,各大公鏈的DApp數、日活用戶數都呈現上升態勢。

2019年1月至今各大公鏈DApp用戶數據變化圖

2019年1月至今各大公鏈DApp用戶數據變化圖

而中國,成為了區塊鏈游戲生態中的重要部分。

“中國的區塊鏈游戲團隊,至少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陳昊芝表示。

然而,直至今日,區塊鏈游戲行業仍然存在著許多博彩、資金盤類游戲。而其游戲性,較主流游戲也存在一定差距。

“資金盤游戲仍然是整個行業最賺錢的存在。”楊志銘表示。

這類游戲的火爆,甚至催生了部分外包團隊的出現。“我們開發一款類Fomo3D的資金盤區塊鏈游戲,報價是5-6萬。”廣州某游戲團隊負責人林川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他稱,自己開發的區塊鏈游戲大多是網頁版,可根據客戶的需求,選擇接入以太坊、EOS或波場等任一平臺,“如果一次開發三個平臺的版本,打包報價10萬。”

02曲折之路

整個行業仍在持續發展,但一年多來,區塊鏈游戲從業者們的創業之路,充滿曲折。

第一個問題,出在商業層面。

“許多區塊鏈游戲團隊在牛市時進場,選擇的盈利模式是‘發幣’,但后來發幣受到了監管。”楊志銘說,“即便沒有監管,高昂的上幣費,與投資者興趣趨冷,也讓發幣不再成為首選。”

發幣受阻后,一些團隊開始與公鏈合作,收取公鏈方的合作費,幫助其吸引用戶;也有團隊選擇在游戲中內置廣告,換取一部分流量收入。

但在楊志銘看來,相較于游戲開發成本,這些收入都是杯水車薪,不足以支撐起優秀的游戲團隊——和傳統游戲相比,區塊鏈游戲仍顯得粗制濫造。

在商業層面,區塊鏈游戲的難題不僅是盈利,還有區塊鏈行業特有的“周期問題”。

“幾年前,手游是游戲圈的‘風口’。第一批手游團隊,只要熬過起步期,就能迎來大爆發的紅利期。”區塊鏈游戲平臺氪星球CEO郭濤表示,“但區塊鏈游戲不一樣,受幣價‘周期’影響,一次爆發之后,可能還會迎來低谷。”

第二個問題,出現在游戲的玩法層面——大多數區塊鏈游戲,都缺乏游戲性。

“以往,游戲營銷往往只提玩法,不提技術。但區塊鏈游戲則不同,許多團隊只提技術,不提玩法。”郭濤說。

這導致整個行業異常浮躁,鮮少有區塊鏈游戲團隊專心鉆研游戲性。直至今日,區塊鏈游戲似乎還沒有在玩法上形成大的突破,整個行業也尚未出現具有獨特游戲性的爆款產品。

這也催生了區塊鏈游戲面臨的第三大難題——不清楚用戶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區塊鏈游戲。

“傳統游戲玩家希望借助游戲消遣,是消費者;而區塊鏈游戲玩家則大多希望通過游戲獲利,是投機者。”DAppReview創始人牛鳳軒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這意味著,區塊鏈游戲開發者們,仍然需要為游戲設計出收益模型,讓玩家能夠從游戲中盈利。

“懂區塊鏈”“想賺錢”,這兩大要素,直接導致大多數區塊鏈游戲只能從傳統炒幣玩家中獲客。“全球炒幣用戶數量只有百萬量級,與游戲玩家數量差距甚遠。”郭濤感慨道。

直至今日,還沒有一款區塊鏈游戲,能夠為區塊鏈帶來增量用戶。

03道具難題

面對種種行業難題,許多區塊鏈游戲從業者開始靜下來思考,區塊鏈究竟能從哪些領域,賦能游戲行業。

“道具確權”,是整個行業最熟知的一點——將游戲中的虛擬道具,真正確權到玩家個人。

但在郭濤看來,在游戲道具確權問題上,區塊鏈技術可能沒有“區塊鏈思想”更重要。

區塊鏈思想是什么?

郭濤認為,其核心,就是“共識”。而在游戲行業,這意味著游戲廠商與用戶達成一致——允許用戶自由交易資產,并通過運營游戲內的經濟系統,保障玩家的資產不會貶值。

“在以往的網游中,網易的《夢幻西游》就是一個例子。”郭濤舉例稱,“網易與玩家達成的共識,是只出售按時間收費的點卡,不賣道具,但允許玩家自由交易道具。”

在這樣的情況下,玩家貢獻活躍度,獲得資產,而廠商也能靠玩家賺錢。

在允許玩家自由交易道具之外,郭濤認為,游戲廠商與玩家之間,應就稀缺道具的產生過程,形成共識。

比特幣存在“挖礦”的機制,以控制比特幣產量。但相較于比特幣,游戲世界的規則非常繁瑣復雜,很難像比特幣一樣形成易于被廣泛接受的共識——這也導致區塊鏈游戲的運營十分困難。

區塊鏈帶來的道具自由交易,雖然造福了游戲玩家,卻也導致了游戲廠商的收入下降。與此同時,自由交易也會導致游戲內“打金工作室”(玩家職業化獲取游戲道具,出售給其他玩家)的泛濫,進一步提升了游戲經濟系統的運營難度。

但區塊鏈仍然能為游戲帶來很多改變——郭濤認為,區塊鏈游戲也許有機會打破傳統游戲之間的“道具壁壘”。

“一些傳統游戲的玩法可能會被打散,分布在不同的游戲產品中。而玩家的個人資產可以在游戲之間互通。”他說。

在生態層面,游戲廠商可以將游戲開源,而每個玩家也都可以建立自己的服務器,創造出屬于自己的玩法。在游戲廠商與玩家之間,還會存在一個中間層,引導玩家選擇自己青睞的玩法。

“這有點像沙盒游戲《我的世界》中各種各樣的玩家服務器——每個玩家創造的服務器都有自己獨創的規則。”郭濤解釋稱。

游戲《我的世界》

游戲《我的世界》

打通道具資產的跨游戲流通,是許多底層技術團隊正在探索的方向之一。據陳昊芝介紹,區塊鏈游戲引擎Cocos-BCX中,即支持一項名為“BCX-NHAS-1808”的資產標準,可允許道具資產跨游戲流通。

“事實上,已經有游戲團隊開始嘗試在以太坊等公鏈上,為持有其他游戲資產的玩家提供‘空投福利’,這也是區塊鏈游戲的獲客手段之一。”楊志銘表示。

04未來何在

眼下,哪一類游戲最適合被區塊鏈改造?

許多從業者都認為,可能是沙盒游戲。

沙盒游戲,指的是高自由度的開放式游戲。這類游戲大多具有超大的地圖空間,并弱化了傳統游戲中的“主線劇情”,鼓勵玩家自由探索甚至創造世界。

“沙盒游戲大多具備重度道具玩法。且游戲存在‘玩家領地’概念,容易與區塊鏈結合。”陳昊芝表示。

盡管困難重重,但許多區塊鏈游戲從業者,并不后悔進入這一行業。

“區塊鏈游戲讓我們看到了游戲玩家的參與感。”郭濤說,“盡管我們仍然面臨獲客難的問題,但我們的玩家們忠誠度很高——他們樂于參與游戲測試、策劃等環節,希望與我們共同成長。”

氪星球的區塊鏈游戲《Superplayer》

氪星球的區塊鏈游戲《Superplayer》

而在陳昊芝看來,區塊鏈游戲,也能讓玩家與玩家組織實現更高度的自治。傳統游戲中的玩家團體——公會,在區塊鏈游戲時代即是天生的節點。

“事實上,電競游戲歷史上最成功的兩款產品——CS與DotA,都是玩家對傳統游戲基礎上的新創造。” 玩家小王說,“如果區塊鏈游戲能給玩家帶來更多的自由,他們也有可能帶來更好的創意。”

而在眼下,大家認為,區塊鏈在游戲中的最佳落地方式,還應該是擴展“插件”的形式——大多數玩家無需直接感受到區塊鏈技術的存在,就可以體會到區塊鏈帶來的福利。

目睹了太多的擊鼓傳花游戲、資金盤與粗制濫造之作后,區塊鏈游戲從業者們,開始更加關注游戲本身。

經歷了爆發、幻滅、重生,區塊鏈游戲的未來,仍然可期。

郭濤表示,所有的區塊鏈游戲從業者們,都在等待一款“行業爆款”出現。

“無論它是誰做出的,都將為行業正名。”他說。

推薦閱讀

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銷量下降2.7% 華為銷量居第二

據報道,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發布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銷量為3 73億部,同比下降2 7%。華為繼續保持其全球第二大智能 【詳細】

盒馬經營范圍新增三類醫療器械

5月27日上午消息,企查查數據顯示,5月23日,深圳盒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經營范圍為發生變更,新增第三類醫療器械批發、零售業務。據悉,第三 【詳細】

任正非強調華為必須要做到世界第一

臺灣媒體報道稱,美國政府打壓華為,有媒體報道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華為內部的談話。任正非強調,華為必須要做到世界第一,世界第二就可能活 【詳細】

“新動能”壯大 新型產業加速發展 用電量持續上升

用電量被視為經濟晴雨表。今年以來,主要經濟指標穩中向好、特別是新型產業加速發展和居民消費活躍,帶動企業用電持續較快增長。國家能源局 【詳細】

美團點評第一季度營收192億元人民幣 同比增長70.1%

美團點評第一季度營收19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0 1%。5月23日消息,美團點評發布第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餐飲外賣業務收入為107 06億元人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逆水寒情画小说秦王 丝袜特殊服务 澳门时时彩计划 后三组选包胆规则 高手 ag揭秘 金吊桶香港论坛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重庆时时彩坑人一幕 郑州按摩技师 快3三个骰子大小的规律 呼和浩特沐足好地方 mg电子平台 52开奖网pk10直播 028期三肖6码 最新最美校花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