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情画小说秦王
當前位置:資訊 > 正文

Beyond Meat掛牌上市 人造肉第一股帶來了奇跡

2019-06-05 14:23:56  來源:搜狐科技

人造肉第一股帶來了奇跡。

5月2日,被稱為“人造肉第一股”的Beyond Meat正式在納斯達克交易所掛牌上市,且在收盤時較發行價漲幅為163%,創下了金融危機以來美股IPO的最佳表現。

“蝴蝶”一振翅,隨之而來的是人造肉概念股連續多日逆勢走強。

人造肉在資本市場的進擊在食品科技領域引起廣泛討論,英國《衛報》更是援引業內分析師表示,預計未來5年,人造肉行業的規模將增至100億美元。

然而,消費者仍然對于“人造肉”這個新概念不熟悉,“人造肉”一次頻繁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的時間不過一年。

人造肉和素肉有什么區別?人造肉在消費者中間是否有真實需求?又緣何引起資本市場青睞?在新事物面前,還有太多的疑問有待解答。

搜狐科技《智研所》直播第5期邀請到業內專家:南京農業大學食品科技學院丁世杰博士、勺子課堂聯合創始人&CMO 葉峰濤、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劉文營,聚焦“人造肉”資本熱背后暗藏的動機和隱患。

以下是直播訪談精編:

主持人: 首先第一個問題想給到葉老師,Beyond Meat雖然打著“人造肉”的招牌,但是它售賣的其實是植物肉,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動物培養肉,也就是黃豌豆構成的植物肉,如何看待它上市之后迎來如此大的漲幅,怎么看待這個現象?

葉峰濤:Beyond Meat,包括像它一系列相關的所謂人造肉公司,在股市上引起很多的反響,其實它代表著資本市場以及大眾對于未來新的替代食品的一種期待。很多時候股市上的反饋不是根據當下在市場上的推廣程度去判定,而是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這或許代表一種可能性,或許人類會有更多的肉類替代品去做相關的食用和應用。

主持人:您覺得人造肉這個概念對資本市場的吸引在哪里?

因為目前的肉類消費確實有一些存量市場,雞鴨魚肉這些市場催生了大型的養殖和供應鏈公司,這些公司的利潤和市場占有率都是相當可觀的。如果在這個階段出現了新的食品領域產品,或許會對原有的供需關系產生一些影響,重新去洗牌或者重新去打入新的市場的機會。

葉峰濤:其實對于投資人來說,更多時候是從財務的角度去評判問題。對他們來說,更多的可能是在更大的食品通路上去進行銷售的一個可能性,從市場角度來說,可能資本市場會比較看中這一點。

主持人:劉老師,對于人造肉和素肉之間的概念您能不能幫大眾區分一下?大家好像不是很分得清這兩個概念。

劉文營:《康熙字典》里面有“肉”的解釋,來源于人或動物體內紅色的柔軟的組織。只要肉前面加了一個前綴,肯定有一些固定條件,比如素肉肯定是來源于素的,比如來自于植物的東西,如果人造肉肯定是設定一個手段,通過人類的技術實現肉的生產,基本是這種情況。

主持人:人造肉在中國市場是素肉嗎?植物造肉是怎樣的原理?

劉文營:目前在中國市場上主要是素肉,包括蛋白類的東西,包括大豆蛋白、豌豆蛋白加工出來的豆制品,性狀和我們所說的動物肉特別相似,口感特別相似,有肉的感覺,我們叫它素肉。

主持人:那真正的人造肉,也就是通過動物組織構成的人造肉是否已經在市場上流通?

它的成本特別高,高昂的成本沒有辦法和通過養殖的動物產品去比較,所以沒有比較力

劉文營:目前為止沒有成熟的產品面向消費者,國內外的研究機構目前都是處于研究階段,現在有一個情況——,現在市場上都是動物類的肉,而消費者面對不了這種產品(人造肉)。

主持人:您能否解釋一下植物培養肉和動物培養肉的構成到底是怎樣的?制成原理是怎樣的?

劉文營:人造肉意味著通過一些技術手段,包括干細胞的培養,通過細胞的增殖達到量的變化,人造肉是這樣來做的。而我們通過植物蛋白來做的人造肉,比如市場上的素肉,主要是利用蛋白的凝膠特性,包括交聯性,包括結構的呈現特性達到肉的質感。中國市場的素肉比較成熟,生產企業掌握了素肉的制造方法和技術,80年代開始有素肉面向消費者,已經有30多年的消費歷史。

主持人:丁老師,消費者最關心的一個問題,“人造肉”作為食品,它是否有安全上的隱患?

丁世杰:我自己做動物培養肉這個方向,對這個概念有必要澄清一下。人造肉的概念特別大,不管植物來源、動物來源都是人為通過一定的手段在體外做成類似于肉的產品,我們可以分為植物仿生肉或者動物培養肉(干細胞培養肉)這兩個概念。

監管的問題大家已經開始關注,如果出現肉類蛋白替代物的話,可能會出現一些監管問題,但是現在沒有完全落實,各個地方正在考察這個項目。

從植物肉的角度來說,只要辨別成份表是植物來源還是動物來源做的產品,仿生肉沒有監管的問題。動物蛋白培養肉目前在國際上還沒有產品直接面向消費者市場,在市面上應該看不到動物培養做的肉,

主持人:如果技術上能夠達到的話,它的食品安全不存在問題?

丁世杰:只要是食品必然存在安全問題,即使技術達到,生產動物培養肉的過程中所使用的非食品的組份安全,或者后期能不能去除,也是需要監管的問題。第二,整個生產過程中,比如工藝、工廠化,就跟普通的食品生產是一個道理,必須注冊監管。如果說動物培養肉面向市場了,畢竟在原來的市場沒有出現過,它的毒理性、安全性怎么樣,必須經過一個評估階段,最后才能走向消費者市場。監管是必須的,只是現階段大家都在考察,需要一段時間。

主持人:您覺得這個時間大概多久?

根據培養肉的技術發展來說,按照歐美國家給出的培養肉不管大規模或者小規模走向市場,大概三到五年的時間。我個人傾向于,如果排除技術難題的話,可能五到十年。

丁世杰:

主持人:葉老師,美國的人造肉公司上市之后,可以說引起了中國人造肉板塊的波動,然而中國市場流通的都是植物蛋白人造肉,在沒有看到實際落地項目的情況下,您怎樣看待動物蛋白人造肉在中國市場的發展?

葉峰濤:就像剛才劉老師和丁老師提到的一樣,所謂的植物人造肉在中國已經存在了非常久的時間,為什么這次中國A股相應的概念股受到影響開始飆升?世界是平的,美國股市的情況也影響中國的概念股。國內的概念股第一時間發出了投資者聲明,希望大家理性去做購買和決策,確實很多消費者對這個概念有一些混淆,很多人下意識以為就是動物培育的才是人造肉。

植物培育的人造肉在中國很多年了,為什么現在這么熱,不管投資者還是消費者還是市場都要理性去看待。在中國市場里面肉類的消費習慣是相對來說比較固定的,一些新出現的產品確實可能會帶來市場的振奮,但是消費者是否真正能夠去接納它,實際在市場上大規模地鋪開或者被消費者從概念里面接納,這個需要很長時間的驗證以及國家政策層面相關的配合工作。

主持人:您覺得中國消費者在接受人造肉方面的困難在哪里?擔心什么?

葉峰濤:人造肉這三個字就代表了不確定性和不安全性,在科學領域它是一個相對中性的詞匯,但是在消費領域或許它不是一個中性的詞匯,消費者如何打破對人造肉心理上以及相關食物成份上的顧慮,這個我覺得是非常長遠的問題。

雖然最近一兩年時間國人對健康的理念一直在提升,也倡導健康飲食,但是其實在這個領域的經營,不管從它的規模、數量、營業額還有整個市場滲透率來說,沒有想象中那么高。

就算是素肉素食,包括我平時會關注一些餐飲和零售市場,素食的市場在很多人眼里其實是偏小眾的行業,包括素食餐廳,包括沙拉店,

我覺得人造肉未來更大的市場空間其實可能不是在堂食里面的銷售,像可口可樂、百事可樂一樣,可能是線上流通的渠道。它不是現有肉類的顛覆性替代品,而是一種補充品。

沒有任何一個事物是完全顛覆性的

要強調一點,大家還是要非常理性來看待這個問題。,我之前跟喜茶老板聊天,他說如果我們去造一輛汽車,想把汽車造得趨向于完美,應不應該把圓形的輪子造成方形的?不應該,應該把圓形的輪子造得更好。所以說,很多的技術創新是微創新,在原有的基礎上做一些創新,不能顛覆掉原有的邏輯和消費習慣去做很多事情。

為什么做動物培養肉,為什么大家關注肉類替代物這么一個概念?刨除資本的看法,第一,全球資源的有限性

丁世杰:,隨著世界總人口將在2050年達到98億——目前的基礎上上增加20%左右,尤其發展中國家,尤其中國,人均肉類消費量的曲線是階梯性曲線,中產階級的人非常多,生活條件都好了,吃肉的量每年都在增加,這個基數乘以平均數,世界肉類的增長到2050年左右能增長到30%到40%,對于未來肉類工業是一個比較大的困難,有一定的問題。

另一方面,傳統畜牧業有它不足的地方,1000克牛肉的生產需要水的消耗量15000升,還有飼養的土地。傳統的畜牧業所消耗的水資源達到8%,養殖動物產生的廢氣二氧化碳排放達到18%,資源稟賦跟未來持續增長的肉類消費需求其實有一定的矛盾。

第二,為動物培養肉正名一下,是一定程度上的不完全顛覆,顛覆的地方在哪兒——把肉的生產從動物水平變到細胞水平。每個個體發育都是從受精卵開始的,慢慢長成一個人或者動物。為什么培養肉技術能發展?——干細胞的研究,原來在動物水平看肉類生產,牛自己要生活,動物本來的目的不是給人吃的,有自己動物福利的概念在里面,是自己一個生命的個體。西方也是相對比較強調這一點,轉變到西方水平,我只要吃肉,那我通過一定量的牛或者一定量的干細胞直接在細胞水平上做出組織使用,避免大量的資源應用到動物個體生命以及生存上面。這是西方相對熱衷這個產業另一方面的原因,刨除資本方面的原因。

主持人:可能西方對于這樣的一個概念會比較熱衷,也是因為中西方的飲食文化不同。您是否覺得這方面會影響人造肉市場?

丁世杰:肯定會有影響的。美國人均肉類消費量達到100千克,中國這幾年增長很快,人均肉類消費量60千克左右,美國相當于從高往下降,肉吃太多不利于身體健康,他們要適當往下降。中國人均60千克左右這個量已經差不多了,未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可能還會進一步提高。現階段大家還是想以吃肉為主,也是符合思維從以前不好的條件到好的條件的發展規律。未來作為技術儲備或者未來中國如果步入到發達國家,肉類水平保持比較穩的情況的話,培養肉這個技術還是需要發展的,具體替代未來肉類蛋白補充的部分能補充多少?依情況而定。

這里面很多的產品其實最后還是要消費者用嘴用人民幣買單,如果這個東西口感上跟人天然的喜好違背的話,它在市場上也是很難去推動的。

葉峰濤:我最近在看一本書,里面提到一個很有趣的觀點,人類天然對幾種元素是必需品或者非常上癮的狀態,一是糖,二是脂肪,三是辣椒素,不管是零售產品還是餐廳類的產品,只要火爆的產品一定跟這三種元素符合。這三種元素不一定是健康的元素,之前跨國公司卡夫做了一個實驗,把熱銷產品里面的糖份降低了20%,重新售賣市場,整個銷量暴跌。糖份降低之后對人類是健康的,但是卻不被消費者買單。

剛才丁老師還有主持人提到,區域的口味差異,確實有影響。不僅是美國和中國代表西方和東方的飲食習慣不同,就算美國本土的飲食習慣也不同。我們去美國拜訪Sweetgreen,一個拿了幾千萬美元風投的沙拉品牌。我問他們高管一個問題,你們覺得未來最大的問題是什么?他們回答很經典,說我們可能沒法達到那些美國中部城市漢堡銷售的水平。那個地方的飲食習慣就是這樣,很難破掉當地的飲食習慣。這個也是去影響未來人造肉推向市場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劉老師,剛才提到干細胞人造肉這方面其實沒有商業化,還處在科研的階段,想問現在研發進度是怎樣的?或者說有沒有對商業化進程的預判?

劉文營:3月4日賓夕法尼亞大學發了一個報道,在實驗室條件下能夠達到產品,目前也只是到實驗室階段。很多技術沒有產生新的改變,單位成本特別高,無法和傳統的肉進行比較,沒有競爭力,市場特別小。

主持人:研發過程中最大的難點是什么?

丁世杰:我之前在世界第一塊培養肉Mark Post教授的實驗室畢業,了解整個培養肉生產的情況。培養肉的出現很早,19432年英國首相丘吉爾說不能為了吃雞肉而殺一整只雞,你養個雞翅或者養個雞腿肉就可以了。

隨著生命科技、基因工程的發展等等,2013年Mark Post教授在英國倫敦展現了第一塊動物細胞培養肉漢堡制品,經過那一段時間之后,這個行業又經過艱苦困難的探索期,17年、18年才成為投資界的熱點。荷蘭的Mark Post教授獲得750萬歐元風險投資,美國Impossible Foods獲得2200多萬美元,包括日本還有以色列都有這樣的公司。

研發的難點主要有幾點,為什么沒有立即走向市場?第一,種子細胞來源,要想生產最終的雞肉組織,一開始的細胞分離包括擴大培養,后面就是工廠化的過程,小規模實驗室可以做到,但是如果變成供應多大的產業,還有一定的問題。再就是能否跟傳統肉一模一樣的口味,消費者買單還是它的口味,食品化部分也是存在一定的難題。就算你產品出來了,你必須經過監管,剛才說的安全問題,只有這些部分都解決了相關的問題,最后才能走向消費者市場。

主持人:監管過程中需要怎樣的步驟?比如需不需要對肉類進行標簽化?

劉文營:如果某種產品進入市場的話,肯定需要有一系列的監管,操作規程、法律法規,比如我參照什么東西來做,必須有法律依據,才可能拿到上市的一種授權才能進入到市場與消費者見面,這是普遍的情況。目前來說人造肉在國內包括國外還沒有一個成熟的法律法規體系支持人造肉上市。

主持人:葉老師,預測動物培養肉走向中國市場的發展軌跡,您是否覺得它會有規模化的可能?

中國所謂的素食發展這么多年,它的規模其實沒有非常顯著的增長。

葉峰濤:短時間內我個人覺得不太可能,就像剛才兩位老師提到的植物培養肉或許更有空間一點,中國很多的飲食習慣跟西方確實不太一樣,沒有那種非常多像嚴格意義上的素食主義者,在市場上需要培養的一些時間和周期,才能慢慢把這個事情落下去。素食如果能夠在中國市場落地最后還是要符合消費者口味的食品,人如果吃一餐飯還要考慮這么多東西的話,也是挺累的。他們想得很簡單,挺好吃,挺健康,我覺得就有機會了。

主持人:中國消費者對食品安全蠻敏感的。

葉峰濤:食品安全這個事情包括我比較關注的餐飲領域里面,食品安全是一道紅線,如果食品安全出問題滿盤皆輸,所有的品牌積累、資產積累一夜頃刻之間就沒了,這一塊永遠是一條紅線。如果在這條紅線上犯錯了,這個市場不會給你任何的機會,直接淘汰,這個市場就是很殘酷。

主持人:我了解到實際上豌豆蛋白在植物肉里面成本很高,但消費者無法分辨植物肉比真肉的成本更高這件事,他們可能覺得這個東西摻了假,就一定對身體不好,消費者有這樣一個心理的傾向。

大家都知道現在的自然壓力地球壓力非常大,尤其在肉類供應上其實消耗非常多的資源,背后隱藏的消耗量是很大的。在這一點上如果能解決不管是社會痛點還是自然痛點,一定會有很大的商業空間,這個空間我覺得才是為什么投資人特別認可它的一個巨大的空間。

葉峰濤:心理上的破除很重要,需要整個行業包括食品研究領域,包括上市巨頭共同培養市場,如果只靠一家公司或者學者很難完全把這個系統推動起來,就像丁老師剛才提到的,這個事情其實有利于整個人類生存環境的改善,

主持人:在中國的話,所謂的素肉已經有很多年的歷史,中國消費者在教育上是不是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成本?

葉峰濤:時間的成本不管是國內的消費者還是國外的消費者其實是一樣的,跟整個社會的發展進度是正相關的。我上次跟深圳好色沙拉聊,它們拿了弘毅資本的投資,跟我分享一個數據,我問他市場最近做得怎么樣?做得不錯,慢慢在提升,但是沒有很快。

在中國城市區域里面健身房的數量是指數級增長,熱愛健身熱愛運動的人群一定是在增長的,增長速度很快,但是不代表絕對值很大,這個培養的空間和時間也需要拉到更長的戰線來看。

這個一定是未來的趨勢,但是它不是一個完全的顛覆品,而是一種補充。我個人是這么理解的。畢竟嚴格意義上的素食主義者人數有限,或許大家在生活之余嘗試一下吃吃草,吃點健康的食物,調劑一下整個身體,這個市場比起傳統的嚴格意義上的素食主義者的市場更大。

(搜狐科技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來源。)

推薦閱讀

二手車平臺制造銷售陷阱 是撿芝麻丟西瓜行為

二手車平臺要想抓住市場機遇,必須堅決擯棄弄虛作假的套路,利用互聯網技術構建信用交易體系,切實維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在網上發布虛假車源 【詳細】

知識付費的明天會好嗎?

世界最難的兩件事,一是把思想放進別人的腦袋,二是把讓別人從口袋里掏錢給你。前者做到的是老師,后者做到的是老板。兩者都做到的,除了寺 【詳細】

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銷量下降2.7% 華為銷量居第二

據報道,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發布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銷量為3 73億部,同比下降2 7%。華為繼續保持其全球第二大智能 【詳細】

盒馬經營范圍新增三類醫療器械

5月27日上午消息,企查查數據顯示,5月23日,深圳盒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經營范圍為發生變更,新增第三類醫療器械批發、零售業務。據悉,第三 【詳細】

任正非強調華為必須要做到世界第一

臺灣媒體報道稱,美國政府打壓華為,有媒體報道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華為內部的談話。任正非強調,華為必須要做到世界第一,世界第二就可能活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逆水寒情画小说秦王 三公玩法及规则 菠菜计划软件 pk10冷热号分析软件手机版 女优大全 黄金屋软件彩票 君彩时时彩计划软件 龙虎公式打法 三分快三规律口诀 认识规律利用规律的例子 彩经网官方下载 88彩票站 春秋彩票有人被骗吗 性感美女国语动作大片 秒速时时在线网站